“科研是团队合作”

Adelina Plachokova目前在荷兰Radboud大学Nijmegen医学中心Radboud分子生命科学研究所(RIMLS)担任研究员。她与Osteology相伴已有13年的时间。今天,她带我们回顾了这13年间,她与Osteology基金会的精彩瞬间。

那是2007年。Adelina是保加利亚索非亚医科大学的助理教授,并同时在荷兰Radboud大学Nijmegen医学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当时正值Adelina博士学位的最后一年,她正在研究骨再生。她所在的实验室,是全球领先的从事的生物材料和组织工程领域的实验室之一。她期待继续从事牙周再生领域的博士后研究。她很快意识到,实现这一愿望的唯一方法是获得研究基金。在实现这一愿望的过程中,她遇到了Osteology基金会。她的主管约翰·詹森(John Jansen)支持她向基金会提交基金申请,几个月后,令她高兴的是,Osteology基金会批准了对她申请!自此开启了Adelina与Osteology基金会的故事。她非常期待继续在牙周再生领域进行研究。

Oosteology Foundation:在2011年,你受邀在戛纳国际Osteology研讨会(International Osteology Symposium) 上以2008年基金获得者的身份展示你的科研项目,这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Adelina:那是一次独特而激动人心的经历。我站在戛纳电影节大舞台上,第一次与该领域的专家讨论我的研究。Osteology基金会支持的这项研究,使我在《临床牙周病学杂志》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碱性磷酸酶固定在Bio-Gide®和Bio-Oss®上以用于牙周和骨骼再生”。

2011年戛纳国际Osteology研讨会
Adelina正在汇报她获得2008年基金的研究项目

OF:在2011年,你还参加了在卢塞恩举行的Osteology科研课程(Osteology Research Academy)。这次经历对你的职业发展有何帮助?

Adelina:这是一次很棒的社交体验。我遇到了很多同事,并结交了一些朋友,我现在仍然与他们保持联系,并定期在其他大会上见面。这是与Reinhard Gruber教授的友谊的开端。我不仅获得了一位受人尊敬的同事,还有可以交流科研思想的同学。

2011年卢塞恩Osteology科研课程合影

2011年卢塞恩的那次Osteology科研课程给了我很多继续研究的灵感。我依然记得与我们这个领域杰出专家们的的精彩谈话。他们被邀请与我们分享他们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我想感谢一些在我心中留下特殊记忆的人。Christoph Hämmerle教授在山顶的酒店(非常具有象征意义)致欢迎辞。马里亚诺·桑兹(Mariano Sanz)教授全面介绍了牙周研究面临的挑战。Reinhard Gruber教授提供有关如何撰写成功的科研基金的有用技巧。Frank Schwarz教授以他那有趣的种植体周围炎模型。Dieter Bosshardt教授及其漂亮的组织学幻灯片,还有Daniel Thoma博士及其有趣的临床病例。还有与Paul Note的简短交谈:那是Osteology科研课程的最后一天,他渊博的学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1卢塞州Osteology科研课程上的Daniel Thoma(左)和Frank Schwarz(右)


Adelina和Dieter Bosshardt
2011卢塞州Osteology科研课程


最后,我想感谢Kristian Tersar博士。他是我2007年在Osteology基金会联系的第一人,当时他还是基金会的科研项目经理。Kay Horsch博士是当时的Osteology基金会执行董事。现在回想起来,他们的精力,友善和创造力仍然让我钦佩。他们设计了Osteology科研课程的杰出概念。在这一周的课程中,你将获得一个年轻科学家所需的所有科研关键点。我希望在我2004年开始研究生涯时就能有机会参加本课程。

OF:那是你第一次来瑞士吗?你最喜欢该那里什么?

 

Adelina:那是我第一次来到瑞士,我爱这里。自然之美令人叹为观止,而且人们彬彬有礼。那次以后,我还和家人一起回去重温了美好的回忆。

 

OF:2013年,你提交了一项名为“Periodontal regeneration via cell homing”的项目申请Osteology高阶科研基金(Osteology Advanced Researcher Grant)。这项工作是探索牙周再生细胞归巢概念的开创性研究之一。首次在临界大小的牙周缺损模型中研究了归巢剂SDF-1 alpha的局部应用。植入6周后,设计的带有SDF-1α的归巢构建体显着改善了牙周再生。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

 

Adelina:这项研究的想法来自我的同事Jeroen van den Beucken博士。他是一名医学生物学家,之前曾在骨骼增强模型中尝试引入细胞归巢的概念。当时,我已经在荷兰Radboud大学John Jansen教授的牙周病和种植学系任助理教授。我发现细胞归巢的概念非常有趣,因此决定尝试将其应用在牙周再生领域。自2007年获得第一份Osteology科研基金以来,我和Jeroen一直在合作。我们的专业知识相辅相成,使我们成为了一支强大的团队。今年,我们已经针对一个非常有趣且新颖的主题提交了Osteology高级科研基金的主申请。如果Osteology基金会批准我们的研究计划,这将是很棒的事情,这使我们再次有机会进行高质量的研究。

 

OF:Osteology基金会2013年所提供的基金资助,对你的项目有多重要?为什么?

 

Adelina:2013年用于“通过细胞归巢进行牙周再生”项目的Osteology基金资助非常重要。这是我从Osteology基金会获得的第二笔研究基金,也是我第一次作为一个研究项目的首席研究员。此外,我受邀在2016年摩纳哥国际Osteology研讨会上介绍此研究,而且我们得以牙周学领域中影响因子最高的期刊-临床牙周病学上发表该项目。

 

OF:你当时是否预料到这项研究会成为《临床牙周病学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Periodontology)01/2018至12/2019年间下载量最多的论文中前10%的论文之一?

 

Adelina:我知道这篇论文具有科学价值并会产生影响,但是我没想到它会成为01/2018至12/2019间《临床牙周病学杂志》下载次数最多的10%论文之一。作为一名研究人员,我学会了保持谦虚。因此,尽管我的梦想很大,我却从不敢想象在这本著名杂志的所有出版物中,我们的论文会脱颖而出。我认为本文的成功与我们提出的创新性牙周再生概念以及我们小组开发的实验性牙周缺损模型有关。

 

OF:你在这项研究中从中学到了什么?你对年轻的研究人员有什么建议吗?

 

Adelina:我了解到,作为首席研究员,你要承担更多责任,以使研究成功完成。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是一个国际团队,在整个研究期间,研究人员们同时担任着临床,研究和教学职责,这些工作同时进行着。但是,我们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们团结一致。因此,这也是年轻研究者的秘诀。科研是团队合作。

 

OF:你会向谁推荐Osteology科研奖学金?为什么?

 

Adelina:对于任何正在从事口腔再生医学领域研究并具有创新思想的人。

 

OF:请和我们分享三个你申请成功的技巧。

 

Adelina:我的三个秘诀是:保持原创,敢于挑战当前的观念,永不放弃。我还有两次被Osteology基金会拒绝的基金申请。因此,目前我总共有两个获批的申请和两个被拒绝的申请。希望最近提交的申请能够使成为我第三个获批的申请,使我进一步深入研究我的课题“通过细胞归巢进行牙周再生”。

 

OF:在你与Osteology Foundation合作期间,遇到的最让你印象深刻的人是谁?

 

Adelina:是William Giannobile教授。他是我认识的最杰出,最敬业的科学家之一。他在口腔再生医学,组织工程学和精密医学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也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总是乐于与人探讨并给予对方极大支持。我记得并感谢我们的所有谈话。特别是在我的研究建议被拒绝之后,他鼓励我向Osteology基金会提交另一笔基金申请的申请。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他如何在2017年为我在佛罗里达大学的研究提供了帮助。2013年,William Giannobile教授在摩纳哥国际Osteology研讨会上授予我最佳基础研究二等奖,我感到无比荣幸。

Adelina与William Giannobile在2013年摩纳哥国际Osteoloy研讨会上

我们仍然保持联系。我期待着今年在华盛顿举行的第100届IADR(国际牙科研究协会)大会上再次聚会。我应邀作了口头报告,但是由于COVID-19,IADR大会被取消了。然而,肯定会有新的机会。我很高兴Giannobile教授当选为哈佛大学牙医学院院长,这是他令人印象深刻的职业生涯中的又一项伟大成就。

 

OF:如果让你选择,你认为那些会是你和Osteology基金会的高光时刻呢?

 

Adelina:我在Osteology基金会研讨会上有很多值得纪念的时刻。从临床和科学演示,实践研讨会到社交活动,我都喜欢。如果我必须选择一些精彩的高光时刻,它们将是:

- 在2011年戛纳国际Osteology研讨会上的演讲

- 2013年摩纳哥国际Osteology研讨会上的展示并获得基础研究类二等奖

- 2016年摩纳哥国际Osteology病学研讨会上作为决赛选手进行基础研究类别的口头报告

- Istvan Urban教授在2019年巴塞罗那国际Osteology研讨会上的实操班

 

OF:你如何看待未来和Osteology基金会的关系?

 

Adelina:除了为我的研究提供支持外,我希望有一天能再次受邀在国际Osteology研讨会上作专题演讲,并以客座老师的身份回到Osteology科研学院。我很自豪地说,我在荷兰最好的牙科学校的八年时间里,积累了很多教学和指导牙科学生和研究人员的经验。在2018年,我的学生被我评为“年度最佳老师”。这是大学老师可以得到的最高赞赏。我认为凭着我的经验和知识,我可以为Osteology 基金会的使命和愿景做出贡献。我很想在全球传播知识并支持研究。基金会给了我实现梦想的机会,如果我能做点回报,我将感到非常高兴。

 

OF:非常感谢!